搜尋內容

週一, 28 五 2018 17:18

春節探望何建青(十)

顛三何建青,是廣東粵劇界著名編劇家,尤擅長編寫武打戲,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與紅線女的舅父靚少佳拍檔,是靚的「開戲師爺」。同時何建青又是一位粵劇史研究專家和書法家,寫得一手極好的小楷字。

可是何建青對紅線女的舞台藝術及其為人為戲從不「感冒」,很少有賣帳。經常在不同的場合下,大罵紅線女,罵詞除了破口語外,甚至一些很難聽的話也用上,簡直把紅線女罵得「狗血淋頭」,罵成「妖魔」。

何建青對紅線女的大加責駡,當然不可能不傳到紅線女的耳朵,正所謂有人同你好,有人同他(她)好。那些托手托腳的跟屁蟲肯定把何建青的罵詞加油添醋地複述給紅線女聽。紅線女知道後怎麼想呢?記仇嗎,報復嗎,耿耿於懷嗎,筆者不得而知。但肯定她心裏是不好受的!在長期的公開交往中,紅線女和何建青也並沒有互不理睬,見面還是客客氣氣的,然而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進入新世紀後有一年春節,紅線女竟帶著兩個學生到何建青家裏去探望拜年!整個情形完全像鄧麗君、朱明瑛首唱的《回娘家》那首歌曲表現的一樣。筆者不才略按曲調試作填詞:

身穿大紅襖,頭戴線絨帽,邁著俏步駕「的」去西關。

左手兩條煙,右手三支酒,還帶有兩學生,托著大果籃。

嘿呀嘿呀麼唷!來到恩寧路,上了一幢樓,遠未及到「醉望」那一家。(注)嬌聲已飛揚:

三哥何建青,你快快把門開,我是紅線女,來呀來呀拜年!

祝新春快樂,健康又長壽,心想事成天天樂陶陶。一年一劇作,兩年出精品,凡是你編寫的,

我叫紅豆團統統拿來排演!

——好啊!希望你我遂心願。

當何建青開門出來,一看是紅線女這般情景,令他目瞪口呆,急忙把紅線女一行迎進門去,口窒窒地連說:「喔喔喔女姐,喔喔喔女姐,點係呀!點係呀!」(「點係呀」意即「不應該這麼樣」)好一陣請坐、泡茶、遞水、送紙巾、拿瓜子糖果,然後互相寒喧、祝福,傾聊起來(就是填詞中的第三段內容)……

第二天,何建青跟我們廣州市粵劇粵曲學會幾位老友談起,三哥大加讚賞說:「紅線女轉性了」,「紅線女變性了」,「真係估唔到,估唔到!」——「我顛三何建青如此大罵她,她竟然還親自帶著學生上門到我寒舍探望和拜年。」我們也不免向何建青開玩笑:「紅線女轉性變性,向你獻煙獻酒登門拜年,你何老三也將大開桃花運了!」

(注:何建青五十年代曾被打成右派,文革中被批鬥和遣送回鄉並造成愛妻自殺,落實政策後才回原單位廣州粵劇團工作。他嗜煙酒,喜詩詞,自號「顛三」和「醉翁」。故在恩寧路廣州粵劇團宿舍的居屋門口釘一小牌匾:「醉望居」,有隱喻自己學那唐代詩仙李太白之意,同時「醉望居」也諧音自嘲為人一生正心耿直為「最戇匭」。屋裏的小廳則書有「三觴書屋」。「三觴」他自己解釋是:被打成右派,被批鬥及遣送回鄉,妻子自殺而亡。)

撰文:陳超平

  • big image
  • big image
  •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