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戲曲講場

 生命勵進基金會為鼓勵青年演員努力上進,提昇行業水平,計劃舉辦「粵劇金紫荊獎」,將於2019年頒獎。據悉初步計劃設六個獎項:最佳原創演出獎、最佳男演員獎、最佳女演員獎、最佳綠葉獎(男女演員各一),以及一項終身成就獎。目前已邀得阮兆輝、王超群、新劍郎及高志森擔任評選顧問。幾時開始接受報名?詳情尚待公佈。  
週四, 09 八月 2018 19:39

說一說鄧有銀演的霍小玉

《紫釵記》自1957年仙鳳鳴劇團首演至今,已成為香港粵劇的經典。毋庸置疑,這是一齣好戲,也因如此,才能不斷搬演。相信觀眾也是懷著看一齣好戲的心態,去看新昇劇團演的《紫釵記》。
張慧婷的新編劇作《郫水圍城》於五月上演。此劇本由阮兆輝指導,輝哥一開始便問,她想表達的是什麼,並教導她,一個劇本,應以訊息及人物為先。這也正正是慧婷的理念,她希望嘗試運用學到的形式與技巧,把自己的想法融入戲劇,塑造有血有肉的角色。
週四, 08 三月 2018 01:51

《胡不歸》的疑惑

《胡不歸》是有萬能泰斗之稱的薛覺先(1904-1956)主演的一部著名粵劇,編劇馮志芬(?-1962),1939年12月2日首演於上環的高陞戲園(後稱高陞戲院),因非常感人而大受歡迎,直到今日仍有劇團上演。據說從前的紅船子弟落鄉演出,若不旺台,只要貼出「明晚台柱主演胡不歸」的招紙,次晚必見爆棚之盛,故有「劇王胡不歸」的稱譽。
週六, 20 一月 2018 19:46

說《牡丹亭驚夢》的人與戲

1956年,唐滌生改編明代劇作家湯顯祖傳奇劇本《牡丹亭》,為粵劇《牡丹亭驚夢》,交「仙鳳鳴」劇團演出。自此,唐滌生選取多部明清傳奇作改編藍本,雕琢出一系列文學價值甚高的作品,可見該劇於他創作生涯別具意義。今年是唐滌生誕辰一百周年,龍劍笙搬演該劇,或許也有致敬之意吧!
「薇之軒」紀念小明星逝世75週年,舉辦多場講座及演唱會,本月廿三日假香港大會堂舉行之「星腔名曲演唱會」,除選唱小明星原唱片曲本,並匯合省港民間樂師演奏「曲王、曲帝、曲聖」精神音樂,三位粵樂名家與小明星關係密切,簡述如後。
週五, 24 十一月 2017 13:59

一塊璞玉──《疍家女》印象

新編粵劇《疍家女》再上舞台,11月12日晚上在珠海大劇院演出一場,11月16日晚上在廣州友誼劇院演出一場。珠海市粵劇團團長瓊霞領銜主演,廣東粵劇院二團當家文武生彭慶華飾演何慧生,珠海粵劇團文武生張健飾演何弘俊。
週三, 11 十月 2017 14:15

身段程式與意念及運用之簡論

中國戲曲是以「歌舞演故事」為宗旨的藝術形式,其中形體動作是非常重要的表演手段之一。戲曲舞台上的表演動作既是程式化的,又是豐富多彩的。它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
週三, 02 八月 2017 19:34

《客途秋恨》的疑惑

今年三月,我在本刊發表了《男燒衣》的疑惑一文,指出現行的《男燒衣》唱碟,無論唱者是誰,都少唱了一個上句。現在要談的《客途秋恨》則剛好相反,多了一個上句。
週一, 31 七月 2017 03:19

《蝶影紅梨記》之妙

大部份才子佳人戲,都採用「邂逅─離散─重聚」模式編寫,《蝶影紅梨記》卻反其道而行──邂逅,原為互相認識,是最迷人、夢幻的階段。惜趙汝州與謝素秋相「識」,終沒相「認」機會。編劇賣了一個很大的「關子」,讓觀眾乾著急。待二人正式邂逅,全劇便結束了──唐滌生將劇情與觀眾情緒都凝結在最美好的階段,這個設想本就很妙。這次白雪仙等融合了舞台與電影兩個版本,又滲合了一些嶄新的設想與元素,讓該劇更妙了。
第 1 頁,共 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