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Size

Cpanel

搜尋內容

週六, 01 五 2021 15:07

李婉誼:我希望能做到像細女姐那樣自然流露!

提起李婉誼,你可能會想起《西樓錯夢》裡的銀簧。活躍於各大劇團的她,常擔演二幫或第三花旦的角色,受到各方肯定。「我希望能做到像細女姐那樣自然流露!」所謂的自然,其實一點不簡單,是一種境界的追求。

以細女姐為目標

李婉誼八和粵劇學院學員。「我鍾意靚!西宮娘娘好靚,戲服又靚,頭飾又靚!」她笑說以前常看粵語長片,很喜歡琴姐,李香琴飾演的西宮娘娘,覺得十分漂亮!後來讀完書放暑假,八和招生,她便投考了。在八和粵劇學院學習期間,李婉誼有機會進入了雛鳳鳴劇團。當時,雛鳳的班期很密,很多東西在不斷學習與實踐的過程中,聽得多,看得多,也就深刻地記在了心中。她以例戲《六國大封相》為例,當年學院有教,加上在棚戲中不斷看前輩的演出, 也就學會了。

李婉誼很開心有幸曾經在舞台上看過很多前輩的演出。「我希望能向細女姐任冰兒學習,做到像細女姐那樣投入,自然流露,讓觀眾覺得演員就是劇中人物,而不是一味地舞動水袖,紮架。一切的演繹都彷彿是劇中人物生活中的自然反應。」

投入即自然

那麼,李婉誼是如何實踐「自然」的呢? 她說:「投入就會自然。」

2005年她參演任白慈善基金的《西樓錯夢》,飾演銀簧。她回憶仙姐白雪仙的教導:第一場〈病晤〉的銀簧,與第二場〈錯夢〉的銀簧,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物,要演出分別來。李婉誼表示,她當然思考過,準備過,心中有概念。出到舞台,很多東西自自然然就會表達出來,有些可能事前也未有想過。以〈錯夢〉為例,李婉誼飾演的銀簧很多助語詞。她也曾想過,是否太多呢?但每次投入角色後,很自然就會對于叔夜「」、「啋」出來,這與〈病晤〉的小梅香,有明顯分別。

李婉誼又說,好的劇本,能帶領著演員的表演,就如《紫釵記》。「當浣紗對黃衫客說:『我家小姐毀家為情,遇人不淑,賣去上鬟釵,僅餘九萬貫,觀音三萬,王母三萬,如來又三萬,我怕我家小姐死無銅棺可殮!』你自然就會喊,角色在劇中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你很難去設計,說到哪一句開始醞釀眼淚,說到哪一句流幾多滴眼淚。當然演員事先要消化劇本,但舞台當下的演出,是自然流露的,不流於程式。」

「自然」既是一種境界的追求,也是實踐當中的一種要求。投入即自然,其實一點不簡單,必須要有由聽得多、看得多,演得多,累積而成的經驗基礎, 才得水到渠成,揮灑自如。

撰文:林曉慧

李婉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