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週三, 25 三月 2015 16:57

可愛的紅線女 (三)

是個性使然,還是特有的思想品質?粵劇界的人都說紅線女難服侍;陰尖(挑剔)、刁蠻、不近人情,其實也不盡然。
 
撰文: 陳超平
 
       三、是撒嬌還是扭計 

是個性使然,還是特有的思想品質?粵劇界的人都說紅線女難服侍;陰尖(挑剔)、刁蠻、不近人情,其實也不盡然。掌握她的脾性,巧與「委蛇」,紅線女還是有她服帖的一面的。

有這麼一回事:

上世紀五十年代,廣東粵劇院還是歸屬於廣州市文化局領導(1960年才省市分家),有一年(大概是1959年)劇院奉命晉京演出《關漢卿》,為了保證和提高演出質量,劇院提前幾天到北京作進一步的彩排。還有一整天就要向中央首長彙報演出了,到時將有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中央文化部、中國文聯、中國劇協等的專家蒞臨觀看。這時候,廣州去的一位工作人員風急火燎般地從排練場跑回賓館演出團的臨時住處,向領隊的廣州市文化局局長華加彙報說:紅線女帶來的茶葉用完了,她說她飲的這種茶葉是特製的,全北京找遍了都沒有得賣,只有廣州的一家特供商店才有得賣;紅線女還說如果沒有這種特製茶葉泡茶飲,她會唱不出聲來,將影響明晚的彙報演出,希望領導幫忙想辦法解決。華加乍一聽,覺得事情的確嚴重,紅線女要是真的唱不出聲來,影響了演出質量,那還了得!但他又低頭一想,女姐可能在排練中有什麼不順心——扭計啫;或者逢臨重大演出,之前詐一詐嬌,以顯示她在領導的心目中的份量吧?但不管怎樣,都要鄭重對待。於是華加問:紅線女飲的茶葉是什麼茶這般「巴閉」——唔飲就唱不出聲?!指示文化局和劇院的工作人員去問明紅線女這種茶葉是什麼牌子和包裝怎樣的,最好把她用完的茶葉鐵罐或盒子帶回來,然後再到北京的商店去找一找,是否確如紅線女說的沒得賣,若真的買不到就按照這種牌子和包裝打電話回廣州去買並托民航緊急空運來北京。

上世紀五十年代的電訊和航空運輸沒有現在這麼發達,欲異地買一罐茶葉哪能想辦就辦得到?華加的指示,是叫工作人員轉達給紅線女聽的,表明領導對此事已經極至重視了,至於短時間內能否辦到是另一回事,你紅線女端正態度,積極演出便是了。結果工作人員從紅線女處帶回來的裝茶葉的鐵罐是一種鐵觀音。華加同志也飲過這個牌子,覺得這種茶葉並沒有什麼特別功能。於是華加同志又指示工作人員,按照紅線女提供的牌子和包裝到北京的商店去再找一找,能買到就買,買不到也不用打電話回廣州買再空運。

這種牌子鐵觀音在北京確實一時買不到。第二天的下午,華加同志把自己從廣州帶來的烏龍茶葉重新用膠紙包裝好,放進紅線女的空鐵罐,整裝成是新買的一樣,交工作人員送到紅線女手上,說是從廣州廣東省委的特供商店買到趕上航班空運來的,剛剛從北京機場領拿回來,叫她快泡茶飲。

當晚,《關漢卿》演出很成功,馬師曾、紅線女等主要演員得到周總理的接見。第二天的座談會也得到了話劇《關漢卿》的原作者田漢同志和文化部、文聯其他專家的一致好評。座談會後,華加局長對紅線女說:女姐,幸好我們想辦法能夠從廣州買到你所需飲的鐵觀音茶葉緊急空運到來,萬一趕不及你真的唱不出聲怎算好呀!《關漢卿》一劇不在首都一炮打響,怎對得起關心我們粵劇的周恩來總理、中央許多首長及專家和我們廣東省委、廣州市委、廣東父老鄉親對我們粵劇界的期望呀!希望繼續努力,把後邊幾場和其他劇目演出都演好!紅線女則說:是呀!我習慣了不飲這種鐵觀音泡的茶是唱不出聲來的呀,好在你華局長及時從廣州買到趕上航班運到來,我泡了一大壺飲個夠,才進入興奮狀態唱得好聲來,和發揮出演技演好朱簾秀這個角色,配合馬院長飾的關漢卿,才取得昨晚的成功之呀!

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和彼此心照不宣,互不拆穿。

這個故事,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筆者在不同場合的創作會議間隙的閒聊中兩次聽到華加部長親口說的,和一次黃力同志(當年文化局的工作人員)親口說的。

另外一件事: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紅線女先後在廣州、北京接連舉辦兩場「紅線女藝術個人演唱會」。事前做好各種充分的準備,除了精心挑選好演出曲目,挑選好每一首曲目的不同服飾著裝,也是女姐刻意追求的。因此,對於每一件服飾著裝,挑剔了再挑剔,哪怕某一處顏色的深淺,尺寸的高低、大小、寬窄,甚至一個扣、配帶等,都不允許有任何一個小小的瑕疵!

離演出還有十來天,紅線女把所訂做的每一件服飾著裝拿出來仔細檢驗,看還有什麼不順心需作修改的地方。其中對一件連衣裙特別諸多挑剔,不是頸領稍高了點,就是袖口稍寬了點,吊帶又稍長了一點點,紐扣又稍微上了一點點,下擺又稍窄了一點點……其實,所有訂做的服飾著裝都是嚴格按照紅線女事先的要求來縫製的,這一件也不例外。在場幫助她搞演出的幾位工作人員——包括導演、統籌、監督和負責化妝、服裝訂做的都認為沒有什麼問題,很合身也很好看,不用修改。但紅線女一言既出便駟馬難追,執著要一定按她的意見再修改。大家只好表示服從,再拿去叫裁縫整理。待紅線女離開後,幾位大姐都說:睬她的是傻!明明很合身很入眼,沒有任何瑕疵,還改什麼改!得閒無事找功夫做嗎?!其中一位姓郭的導演說:不用再拿去修改,修改了反而不好。到時你們看我的!

一個星期後,郭導演拿著原來那件服裝捧到紅線女面前,說:「女姐,這件連衣裙裝按照你的意見拿去修改好了,你再看看還有什麼不合心水的地方,需要整理?」紅線女接過來左比右試,說:「係未呢(是不是呀)!現在修改過了,幾襯身的。我說過嘛,需修改還是要修改的!你們盡同我鬥頸費口水。現在幾好,滿意了!」

那幾位大姐在旁暗暗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