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內容

劉惠鳴要做藝術家

Cannot find interview/138 folder inside /vol1/operapreview.com/public_html/images/interview/138/ folder.
Admiror Gallery: 4.5.0
Server OS:Apache/2.2.22
Client OS:Unknown
PHP:5.6.38-1~dotdeb+7.1

劉惠鳴在舞台上做生角,扮相俊美,斯文而英氣。她說自己的性格很男仔,爽直,硬朗,不會矯揉造作;台下的她畢竟是女兒家,心思縝密,溫柔細膩,做事有條不紊,是個有自己主張的人。用現代的講法,是事業型女性。她的事業,是做個藝術家。

跟劉惠鳴見面的時間,是她在北角官小下課後,每週一堂課,二十幾個小朋友集中一起,要他們靜下來聽老師講粵劇,恐怕不是容易的事。阿嗚說:「很難教。」

所以沒有設定課程,每次要看大家心情,有時講故事,有時做遊戲,灌輸一些粵劇知識,唱、做基本功只能寄托在玩耍中,學校沒有要求教戲和表演,只希望給學生有個概念,對粵劇文化有初步認識就是了,這堂課沒有壓力。但有些學校會要求學生有表現,要交成績,那麼教法就不同。」 

學戲辛苦,除非自己很喜歡。「如果學校只作為課餘興趣班之一種,由學生隨意選擇,學生選的時候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要短期間培養出興趣就不太容易了,要花很大心機。社團的興趣班就不同,至少是自己或家長要他來學的,有一定期望,比較肯學,表現會比較好。」

今年上半年,劉惠嗚都忙著演神功戲,日子幾乎都在戲棚過,還有戲院要演,新戲也要演,今年一月到六月,她要演出七十場;仍保持著星期五、六、日教學生,認為粵劇承傳,培訓下一代很重要。

自己是單打獨鬥、一步一腳印走過來,相對於現時出道的新人,她經歷的、付出的都比人多,熬了不少日子才出頭。她這樣回顧那段歷程:「我以前做三份工,日間在公司上班,週末、假日去學戲,晚上去做戲,三份工一齊做,要搵錢交學費,又要有得做才學得好。」現在的新秀演員很幸運,學完就埋班,日日有得做,一份工安安穩穩,可以專心做。粵劇環境改變了。

劉惠鳴很無奈!若出世早些,或出世遲些,命運都會不同,現在是夾心階層,沒有人會扶持,樣樣得靠自己。但幸與不幸是未知數,做粵劇和其他藝人不同,無論客觀環境多優越,始終要靠演員自己儲觀眾,劉惠鳴的觀眾是一個個儲起來的,所以無論她演什麼,去那裡,觀眾都追隨她,不離不棄,這種感情是經過磨練的。今天劉惠鳴的形象出來了,觀眾會認住她,做得好會讚賞,做不好會包容,今次做好了,期望下次更好。

觀眾對她有期待,這就是一個成功藝人的根基。觀眾有期待即是有壓力,今日的劉惠鳴不可以欺騙觀眾,必須認真做好每一場戲。認真本來是她一貫的作風,站到舞台上,除了認真還須有所表現,否認就辜負了觀眾的期望。

目前她最著緊的是月中和鄧美玲拍檔的那台戲,《白蛇傳》、《香銷十二美人樓》、《樓台會》三個劇目,前後兩戲都熟劇本,不太擔心,《香》劇是她從未演過的,當然很想演得好,但這個月是天后誕檔期,連演十天神功戲之後,過兩日就開鑼了,新劇本要時間消化,要背曲,「我現時手上有二十幾支曲要背,這個新劇更加要背,《香銷十二美人樓》不好演,重頭戲都在上半場,下半場較鬆散,看頭就在唱方面,該戲有幾首大曲,我的時間不夠用了!」阿嗚說她讀書時背書最差,很怕背曲,她需要充裕的時間準備,曲要背到滾瓜爛熟才唱,演戲要排戲,排到好才演。事與願違,按現時台期之密集,而排戲諸多困難,怎可能讓你充分準備?阿嗚無奈只好打天才波,不過她的天才必定是和勤力掛鈎的,為爭取時間,曲不離手,曲不離口,大概是惟一辦法了。

百忙中,阿嗚是這樣分配時間的:上半年,被人聘請,做班主要做的戲,已填滿時間表;下半年,做自己想做的事,時間較充裕,可作充分準備,盡量達到自己的要求。她開發的粵語長片系列,都在下半年上演,計劃中今年上演任劍輝的《代代扭紋柴》,拍檔人選正在物色中。

籌備工作展開,寫劇本沒有太大困難,倒是選角有困難,這部是喜劇,擅演喜劇的人不多,配搭起來才知道不容易。別以為粵劇界人才濟濟,若是認真要求起來,人才就不夠用了。

演員要多面性,阿嗚也作多方面嘗試,但文武生總不能演成小丑角色,藝術空間縱無限,仍是有規範的。說到藝術追求,劉惠鳴把目標放得很高,「我不單要做個好演員,我還要做個藝術家。」

藝術家的路怎麼走?

劉惠鳴心中有數,必也是一步一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