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Size

Cpanel

搜尋內容

週一, 12 四月 2021 14:46

巨星之母李香琴(五)戲裏戲外的——師徒緣

Written by 
Rate this item
(0 votes)

琴姐李香琴一生好學,不懈於追求藝術,所以在她一生中,也結下了不少師徒緣份。琴姐的開山師傅是小鶯鶯,後來也曾拜師跟隨盧海天、譚秀珍、陳錦棠。而且,一向人緣極好的她也有不少亦師亦友的知己,一直在她的藝術路途上支持她,為她指路。

琴姐十三、四歲便隨小鶯鶯學戲,說起小鶯鶯,相信現在的觀眾也不太熟悉。他本是省城的男花旦,可惜遇上三十年代的男女合班風潮,未幾各大班均延聘女花旦,而作為男花旦的他只好遷居澳門,以教學維生。琴姐經朋友介紹,上門拜訪小鶯鶯。當時不過十來歲的琴姐便對小鶯鶯說:「得師傅肯收我為徒,已是心滿意足,以後必然事事遵從師傅的指示。學藝之時,任教是怎様的為難辛苦,做徒弟的誓必抵受得來,決不會中途而廢的。」小鶯鶯見李香琴如此堅決,便收她為徒。

琴姐的學藝生涯由練習腰腿功開始,每每練得汗流浹背,後來又隨師父學習唱功。過了一個時期,琴姐便隨師父學習傳統排場。在小鶯鶯這裡學了兩年,琴姐果是有板有眼,於是在介紹下加入盧海天、譚秀珍的「日月星劇團」去了。

當時琴姐有個師妹譚麗珠,是名伶譚秀珍的姪女,琴姐得知譚秀珍的「日月星劇團」不久會出埠演出,便請麗珠向她姑姑打探內情。譚秀珍得知琴姐有意參與演出,便特意來看琴姐練功、演排場戲,發現這個女孩長得眉清目秀,而且演起戲來有板有眼,於是便安排她加入「日月星」。琴姐和譚秀珍的緣份就此結下了,而加入「日月星」,更締結了她與盧海天的師徒緣。四十年代初,「日月星」到廣州灣(今湛江)演出,琴姐在班中由梅香做起,一直擢升至第三花旦。

琴姐回到澳門後,剛好遇上陳錦棠的班霸「錦添花劇團」起班,在小鶯鶯的介紹下,經驗不多的琴姐就正式加盟「錦添花」,當上了四幫花旦,琴姐當然是心花怒放。加入了「錦添花」以後,為人樂觀、乖巧的琴姐得到了一嫂黃露絲的欣賞,在「錦添花」演了兩屆班後便升為第三花旦,還被陳錦棠收為徒弟。一哥陳錦棠觀人於微,看見當時不過十多歲的琴姐,便看出琴姐有演反派的特質,他曾對琴姐說:「你今後宜走花衫戲的路線(京劇的花衫一般演活潑風騷的角色),你聽我的話去做,必然可以出人頭地。」一哥的這句話,琴姐便默記於心,多年後她成為了一代「奸妃」,與一哥當時的囑咐正好呼應。

除了以上幾位前輩,琴姐還有一位良師益友不得不提,這就是關德興。當年琴姐到新加坡演出,剛好加入了關德興的「新大陸劇團」,琴姐在這班中任二幫花旦。演了一段日子,關德興見二十出頭的琴姐一表人才,絕非池中物,便在臨行前,引薦琴姐在新加坡的遊樂場去當正印花旦。關德興回港前囑咐琴姐要在星州打滾兩三年,磨練演技,積累經驗。琴姐得關德興的關照,在東南亞輾轉多年,經過了外埠木人巷的磨練,也就是時候回港發展了。回港當了一段時期的二幫花旦,琴姐就被關德興邀請加入電影圈,在《黃飛鴻大鬧花燈》中首度亮相,開展了琴姐人生的另一階段——走進銀幕。

撰文:韓德光

  • big image
  • big image


Read 977 times Last modified on 週五, 11 六月 2021 15:42